TOP
综合 图书 期刊 名家 图片 视频 养生 导航 专题
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切换繁体
谚语推荐:
>武术书籍>道门哲思 > 玄海窥真 > 《道德经》真意(五十一)
隐藏右侧

《道德经》真意(五十一)

  • 0
    关注数
  • 收藏
  • 文字版
  • 原貌版

    湖北 孔德

    (接上期)

    第八十章

    小国寡民,

    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

    使民重死而不远徙;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

    虽有甲兵,无所陈之。

    使民复结绳而用之。

    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释解】

    这一章是老子为人类描绘的最美好的社会蓝图,为人类设计的最美好的生存模式。

    老子首讲“小国寡民”。

    老子认为,国家不要大,人口也不能多,这是人类生存最为理想的生态环境。我们可以推理一下,老子“小国寡民”的思想首先来自对“道”的理解。“道”性如水,无为自然,柔弱处下。

    故国家不要大,以小处之,有谦卑居下之意,顺应道性。反过来讲,小国治理的好,也可为世界各国所效仿,也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比如当代,前些年人们提到的“亚洲四小龙”,都是较小的国家和地区,而他们社会政治经济治理的模式在国际上都具有影响。此可谓是小中见大,小而成大;也可谓柔弱能胜刚强。当然,老子心目中的国,可能比上述说的亚洲四小龙还要小,可能就只是几万几十万人口的小自治区域。

    人口不能要多,少生而优育,这是老子从生态和谐的原则性上讲的。人类社会属于大自然整体生态的一部分,所以人类的数量应该和自然生态中的万物数量保持均衡。如果人在某一生存区域内人口剧增,消费就会过快过度地增加,从而会直接破坏原生态的平衡。这个破坏,有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有对土地的过度占有,有对自然植被的过度采伐,有对野生动物的过度捕猎,有对生态环境的严重污染等等。一旦人类对生态的平衡破坏到一定严重程度,大自然反过来就会以各种各样的灾祸来惩罚人类。而今天的人类正是在吞食着没有听和忽视听老子之言的苦果。从人口控制论上讲,老子提出的“小国寡民”构想,大约是人类文明史上第一个提出计划生育理念的人。

    老子其次讲“小国寡民”中人们理想的生活观念与状态:  “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

    “什伯之器”中的“什伯”,为古代兵制数量:十人为什,百人为伯。也有说“并十日什,兼百日伯”,泛指几十几百,总之指众多。因为“什伯”沿用之兵制用语,所以“什伯之器”有学者认为,  “字面意思即‘满足十人共用的器物和满足百人共用的器物(侧重炊食容器等,如大鼎,大锅)’,一般意思为‘大型公共用具及设施’。”这种解释颇为合理。因为大鼎、大锅还有营帐之类的大型公共用具及设施,都是因为国家有了战争,或者国家要搞什么浩大的军事或民用工程才会用到它们。使用它们的时候,必是老百姓付出艰辛劳动,甚至是付出生命代价的时候。而“有什伯之器而不用”的时候,必然是没有战争、没有苦役,老百姓安居乐业的时候。

    老百姓如果不怕死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谋生,就说明他的原居地生存条件恶劣,生活质量太差,是为了更好地生活才向远方他乡而去的。反过来讲,如果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比任何地方都好,谁拿着快活不快活,拿着安然不安然,谁不想活个长寿百年,非要冒着生命危险劳奔他乡?你就看看当今世界,偷渡者都是穷国家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往富国家偷渡,没有哪个富国家的人往穷国家偷渡。即便不偷渡,也是穷国的人愿意到富国去留学去工作,而很少有富国人到穷国留学或谋生(当然;有的人到穷国工作可能是寻找更大商机,或者属于国际援助,属于志愿者去帮贫扶困,这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说,居住地如果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人民的收入丰裕,生活条件非常好,该地方的人绝对不会跑到外边很远的地方去生存。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情况也验证了这一事实:南方沿海地区先改革开放,所以先富了起来,家家都开工厂,人人都当老板。而来南方打工的则都是成千上万的内地和北方穷苦地方人。南方人后来也到北方,也到内地,但人家来是只做老板而不打工。现在北方和内地许多地方也都逐渐富起来了,富起来的地方就没有人再愿意远出打工了。生存条件生存环境的美好改善,  “民”都会“重死而不远徙”,古今无二。

    人乘船乘车为的是赶路。而人赶路占绝对多数的原因都与谋生有关。人们如果不信可以掰着指头数数,哪个赶路的不是为了谋生?你看现在的大城市,一个员工从住地到他上班的公司,路途少则几十公里,多则上百公里,坐车快则几十分钟,慢则一二个小时。这样的情况你不坐车行吗?你看凡是休闲的人,他们往往是不乘船坐车的。公园里打太极拳、跳舞、遛鸟的人谁乘船坐车?为了锻炼身体人们爬山、跑步、骑自行车,谁去乘船坐车?古代人游览名山大川,那是休闲文化,所以也没一个文人墨客乘船坐车,都是徒步行走,带上个书童,边游边咏,边赏边画。所以说,人如果安居乐业,工作的地方很近,生活环境及条件又非常好,他一定不愿意每天乘船坐车到外边去的。这就是“虽有舟舆,无所乘之”。

    一个国家,政治上没有乱臣贼子,社会上没有小偷强盗,没有鱼肉乡里的地痞恶霸,跟周边的国家又是友好邻邦,长久友好相处。你说这样的国家,没有战争,没有动乱,要军队和武器干什么?所以处在这样的国家里,以前拥有过的战争武器和装备都派不上用场了,这就是“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但在今后,如果人类没有了战争,  “甲兵”还是有用处,可以搞个军事历史博物馆把它们陈列起来,供人们参观,让人们知道战争的残酷,知道社会动乱给人民生活带来的灾难,从而更加珍惜友好和平,更加维护安定团结。

    老子最向往太古时代的淳朴之风,所以他甚至提出要“使民复结绳而用之”。老子也不是不明白,这种使人类文化历史倒退的情况绝对是不可能实现的。但老子这样说,其表达的是对人类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

    老子恨铁不成钢地向往人类精神返归淳朴,实际上这种向往,可以通过人类社会自我觉悟的文明进步最终实现。因为按照道的三极运化规律逻辑,人类还未进化的洪荒时代属于无极,人类进入进化的初期文明时代(先秦之前的七八千年时间)属于太极,而公元计年后的时代即进入了有极阶段。有极阶段是人类的欲望导发膨胀阶段,是人类的机巧竭尽发挥的阶段:人类要满足一切感官和精神上的最大需求,人类尽可能把想做到的一切都做到,把能享受到的一切尽可能都享受到。在这个阶段初期的数千年时间里,你要遏制人类的私欲膨胀,你要斩除人类的机巧算计之心,这都是很难很难的,甚至是徒劳的。然而,人类的这种历史发展到了某一时期,人类因为欲望的导发和膨胀,因为机巧竭尽的发挥,使得人与人的尔虞我诈、明枪暗箭斗得人人遍体鳞伤,使得大自然遭到严重破坏危及人类生存时,人类就会拍额猛醒,意识到:人一生衣暖食饱足矣。生由无而有,死由有归无,来自自然,归于自然。空空而来,空空而去。除此一“空”是永恒之外,哪有一点是人生真正拥有的!此时,人类自会去欲去贪,以自觉行为与天和,与地和,与人和,与万物和,一个更高级的无极而太极的淳朴时代就会到来。

    当然,在这个社会阶段一个个时期的某些社会层面,也会有局部和特定阶段从有极返归无极而太极的现象。举例说,一个富人,当他吃腻了鸡鸭鱼肉山珍海昧的时候,他会觉得玉米粥和山野菜最好吃;当他穿尽了绫罗绸缎华丽服装觉得了无快意的时候,他还是觉得粗布麻衣穿得自然舒适。有极即为繁,无极即为简。人当他为有极之繁感到疲惫厌倦时,他自然会向往和返归无极之简朴。但人类每一次由有极向无极的返归都不会是倒退回原点,而是螺旋式的文明升华。举一件小事为例:从前,山里的放牛娃给地主放牛,经常饿肚子。后来放牛娃们想出个办法,把地主家的米偷出一碗两碗带上山,然后砍下一节节竹子,一头实一头空,把米倒进去再灌些水,然后用泥巴封上口,放在柴堆里烧。最后用刀把竹筒剖开,里面就成了香喷喷的米饭,放牛娃们就可以饱餐一顿。这本来是从前饿肚子的偷儿活计,现在却成了一些大饭店的名牌饭食。虽然这种食物制作具有原生态的返归理念,但今日饭店的竹筒米饭已非昔日放牛娃儿的竹筒米饭,乃是一种食文化的升华。

    我们有理由相信,老子向往的“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的太古时代,只是向往那个时代的淳朴之风,并非那个时代人类的全部生活状态。因为那个时代,人们还是以裸体为常见,只是有了用兽皮和麻布遮住生殖器官的卫生和文化需要。但那种习惯还属于生殖崇拜的原始宗教宗仰,尚未步入礼仪文化的文明时期,人们还不具备“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的条件。但可能在夏商时期,或在夏商以前的某个历史时期,人们还在以氏族部落为社会形态,但已经步入了农业文明和礼仪文明的时期,确实有过一段“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的“小国寡民”经历。老子向往那段人类经历,就像我们现在人看到福建山区的圆形瓦房寨屋,看到遗留在云南山区的茶马古道一样,勾起的是一种历史的美好回忆。

    我们有理由相信,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也必然会是一部人类生存实践的问道证道史。人类向未来的文明前进一步,就是向老子的理想接近一步。但后来的人类却是在科技文明的进程中去验证传统的思想文明的。而科技文明的发展恰恰跟人类的欲望满足一样,必然有一个由繁化简的过程。据说最原始的一台电子计算机有几间屋子那么大,重达数十上百吨。而现在再复杂的计算机,它们的元件却能集中在一块小小的芯片上。就人的欲望满足而言,古时一个皇帝,一个国家的财产都属于他支配,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做老婆,还有数不清的宫娥彩女随便选用。现在的富人,有了车子有了房子还要换上豪华车子豪华房子,有了千万想着亿万,有了亿万想着百亿干亿;地球上享受还不过瘾,可以花几千万美元坐一次航天飞机上太空旅游。然而有一天,富人当产生富裕疲惫的时候,他们就会选择到山里去住茅屋,就会徒步走路,渐渐都会鄙夷奢侈消费,杜绝奢侈消费,遗忘奢侈消费。

    人类的贫富差距是人类中强者对人类共有资源的强势强权占有所造成的。人类的未来文明发展,就是要使强者改造成为道者,还人类资源为人类共有,保护人类资源为人类共有,并且全人类都遗忘奢侈消费,人类“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的那一天就会到来。那大约是一个信息时代加高级精神文明时代,人们坐在家里就可以介入国际性的工作,和国际性的文化交流。人们过着极科学、极简朴而又极舒服、极健康、极快乐的生活。那时就成了老子所言“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理想社会。(待续)

    (责任编辑 若愚)

xhwusu
编辑:
本站文章皆来源于网络,旨在宣传,传承中华瑰宝,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本站,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关于我们 |  免责条款 |  隐私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怎样投稿 |  手机版   

武风武术网 xhw0@163.com 版权所有 备案号:吉ICP备09006692号

Copyright ? 2011 wfeng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我们一直用心在做

资助鼓励

如果您认为我们做的对您是有价值的,并鼓励我们做的更好,请给我们关注和支持!